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我们一家都是淫虫

我们一家都是淫虫

时间:2018-07-11 洋介一回到家便在更衣室裏放好了制服一丝不挂的走过了穿堂来到了客厅裏,洋介的家位于名古屋的乡间,独立的洋房别墅裏,和式气派的玄关进去后市两边是五间更衣室,洋介的家人都各自拥有着属于自己的更衣室,更衣室裏的楼梯走上去后穿过小小的穿堂便来到了家裏二楼的起居室。
一楼的客厅是专门供给家裏的宾客使用的,因为洋介一家人在家裏是从不穿衣服的,洋介的家裏全天候都有着宜人的空调,所以就算是冬天,在洋介家裏脱光了衣物还是不觉得有任何的不舒适。
『靠~~~~~怎么一回到家裏却一个人也没有啊?』洋介一个人在空蕩的客厅裏抱怨着。
『咚~~咚~~咚~~咚~咚~~~~~~』远处的厨房裏传来阵阵的煮菜声响,洋介寻着声响来到了厨房,厨房裏站着一个只围裙的女人正在準备着晚餐,围裙底下的34F的巨奶因切菜而不断的晃动着,雪白的肥臀微微的颤动着,洋介跨下的肉棒不自觉的胀大挺立,他扶着女人24吋的纤腰,跨下的鸡巴不断的磨蹭着女子的臀肉,洋介低声的呢喃着『妈妈~~~~~我的鸡巴好硬呢!』妈妈犽子侧着头笑着『小色鬼~~~~~回来啦!今天就插妈咪的屁眼吧!妈咪今天那个来!乖儿子~~~~插完去洗个澡準备吃饭吧!』犽子翘着屁股用那肥嫩的屁股磨擦着洋介的鸡巴,阴户裏还不断的渗出一丝丝的淫水。
洋介蹲下身去抓着母亲的翘臀猛舔犽子的菊花穴『嗯嗯嗯~~~~好~~~好~~~好儿子~~~~你~~~你~~~舔的妈咪~~~~舔的妈咪好~~舒服~~啊~~~~』犽子享受着亲生儿子的舌头在自己屁眼裏代替着阴茎进出着,犽子十六岁就生了洋介,而今年也才34岁的犽子不但有张娃娃脸,那34F、24、34的诱人三围更是让人不禁想操操她那美丽多汁的鲍鱼!当然,对今年才18岁的洋介来说犽子更是眼中每天必操的骚穴!洋介趁着母亲沉浸在自己的舌功下时偷偷的将阴户裏的棉条抽出【噗滋】的一声便将自己那根肿的快爆炸的老二用力的插到底!
『唉呀~~喔喔喔~~~~死~~~死~死~小鬼~~~不~~~不~~~不是说~~啊啊~~~~~说~~~那个~~嗯~~~那个来吗~~啊呀~~~爽~~~不嫌髒啊~~~~喔喔~~啊~~~好儿子~~~~快干死~~~妈了~~~~啊啊啊~~~~~~~~~~~~啊呀~~~』洋介哪会理她?他不断的抓着母亲的腰只猛干,犽子胸前的巨乳晃的连连身的围群的遮不住了,右边的肥奶晃出了围裙外,犽子被儿童这样的猛操也忍不住放下了手边的工作尽情的享受着亲生儿子的鸡巴用力的攻击。
『好~~~~好~~好~~~好儿子啊~~~你干的妈咪~~~~~好爽啊~~~喔喔~~~~美美~~~美呆啦~~~~啊啊啊~~~』犽子放声的浪叫着。
『呵呵~~~~还是妈妈的穴操起来最爽啊~~~~啊啊~~恩恩恩恩~~~』洋介吸吮着犽子的大奶,洋介将犽子侧过身来,洋介抱起犽子放在流理台上,犽子配合的抬起右脚跨在洋介的肩上,好让洋介的鸡巴能更深入流满淫水与经血的浪穴深处『噫噫噫~~~~~~在深一点~~~~再深一点~~~~干死妈咪~~~~~~快~~~~操烂妈咪的浪穴~~~~~桶穿妈咪吧~~~~~~~~~~~~~~~~~~~~~~~~~~~~~~~!!!』『喔喔~~~~妈咪~~~~~妳的~~~~妳的~~~穴内~~~好烫啊~~~好~~好~舒服啊~~』洋介将母亲的双脚扯成了一字马不断断的猛干着,犽子那骚货媚笑的将洋介放躺在餐桌上,犽子跨坐上洋介的身上,抓起鸡巴就往穴裏塞,犽子像个蕩妇般的甩着长髮将浪穴贴将洋介的鸡巴整只没入穴内,犽子插着儿子的鸡巴扭着腰部上下左右的摇晃着『噗滋~~噗滋~~』的淫水抽插声不断的响着,犽子的骚穴不断的渗出参着雪丝的骚水,弄的洋介下身黏呼呼一把的,『嗯~~恩~~~~喔~~~』洋介闭上双眼享受着妈妈顶级的性服务。
『乖儿子~~~啊啊啊~~~~我~~~~我的好儿子~啊~~~~~~~~~喔喔~~~妈咪~~~妈咪~~~~好~~~好舒服啊~~~~~!!』『喔~~~~~妈咪~~~~~我要射在妳的体内~~~~喔~~~~妈咪~~~』年轻的洋介哪经的起犽子这蕩妇这种激情黏巴答的攻势?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洋介就快守不住精关的準备喷发『嗯嗯~~~~~~~~~妈咪~~~~~喔~~~妈咪~~~我~~~我快射啦~~!!』『喔~~~~~~~~~~』洋介一声闷哼的将滚烫的精液全数的射进了犽子的子宫裏。
『嘻嘻~~~~~你看~~~~』犽子起身压着小腹让穴内的精液流出,乳白色的精液混着经血成了脓稠的粉红色液体,顺着浪穴口流出拉成了一条细长的淫液滴落在洋介的小腹上,犽子看着自己大腿内侧流满了被洋介鸡巴所抽出的淫水与经血不禁抱怨着『你看~~~~都是你啦~~~跟你那死鬼老爸一样老爱操穴不喜欢屁眼!连我月事来都不放过!你看!鸡巴跟我的大腿上都是经血了,还不去洗一洗?』犽子娇嗔的抱怨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一对情侣呢!『唔~~~嗯嗯嗯~~~』洋介贪婪的吸吮着母亲的奶子『我喜欢干妳嘛~~~而且~~月经来时更能尽情的射在裏面不是吗?』洋介边撒娇着边将犽子转过身去準备在操一次母亲的浪穴『哎~~~~等一下再玩嘛~~~妈咪要先煮饭啦!!不然~~等一下妹妹回来了,你再干她嘛~~~她都有吃药,你一样可以射在裏面呀!』『才不要呢!妹妹那臭B每天都被不同的男人插的整个穴都是精液,干起来好噁心喔~~~~』洋介噘着嘴抗议着。
『啾~~~~乖啦~~~不然你上楼去搞你姐姐,她这会儿正被你爸爸操穴呢!』犽子亲着洋介的嘴唇安抚着。
『真的吗?姐姐今天这么早回来喔!』『好啦~~~走~~~我们先去洗澡!等一下你干完姐姐顺便叫他们下来吃饭!』两人亲匿的走进了澡间洗着鸳鸯浴。
犽子轻轻规律的搓揉着洋介依然挺立的鸡巴,洗净了鸡巴上的血渍,犽子轻轻的用舌头舔噬着洋介的麻眼『嘻嘻~~~~喔~~~我的儿子的大鸡巴真美,好强壮!好好吃喔~~~』犽子不断的一边口交一边用言语挑逗着洋介,『哎呦~~~€妈咪~~~再让我干一次啦!我快受不了了啦!』洋介不断的抗议着,只是沉尽在吃肉棒乐趣中的犽子哪会理他?
犽子只是边吸吮着洋介的鸡巴边用手洗着洋介的双脚与臀部『乖嘛~~~~~你要练习忍耐啊!不这样练习~~~~你要何时才有办法跟你爸爸一样拥有一身操穴的好本领呢?』犽子起身在两个大奶上抹上沐浴乳,用那柔软的巨乳搓洗着洋介的背膀『喔喔喔~~~~~嗯嗯~~~』洋介厚实的背肌刺激着犽子因兴奋而挺起的乳头,犽子忍不住的抠着自身的小穴,洋介一看自己的母亲又开始发骚,连忙接过莲蓬头将犽子乳房上的泡沫沖去,他温柔的用手沾着肥皂按压着犽子的肩膀与胸前,手掌轻轻的从粉颈滑过胸前停在奶子上,洋介用手指夹着母亲的奶头左右来回的搓着『恩啊啊啊呀~~~~好酥~~~好麻喔~~~~乖儿子~~~你真会~~喔啊~~~你真会玩~~~身体~~啊~~~~呀~~~』
洋介挺着鸡巴凑到犽子的面前让母亲可以好好的吃着自己的鸡巴,『啾啾~~噗~~~噗吱~~~噗吱~~啾~~~』犽子马上将面前的老二抓着猛吸,不知羞耻的淫水大量的从穴中流出,洋介两手在跪在自己跨下吹喇叭的母亲后背上游移滑动着,几次他都忍不住的将懒叫硬生生的在母亲的嘴裏大动作的抽送着,而犽子也配合的仰着头好让洋介能将鸡巴顺利的全数插入,只是再怎么训练也无法剋制鸡巴在喉咙裏冲击着咽喉而带来的呕吐感『喔喔~~噁~~~噁~~~亨恩~~~噁~~~』犽子不断的乾呕着。
而洋介却仍不满足的操着母亲的小嘴。
『哈嗯~~嗯~~』犽子抹去了眼角的泪珠淫笑着起身,她沖去了身上的肥皂,一脚跨在浴缸边上将整个美方淫秽的阴户呈现在洋介的眼前,她一手搭着洋介的肩膀侧着身体靠在洋介身上,而洋介则是贪婪的俯身吸着母亲的两个巨乳『嗯~~嗯~~~哈啊哈~~~~嗯噫~~~~好儿子啊呀~~~~你~~你~~你~~别只顾玩妈咪的奶子啊~~~~来~~~让妈咪~~看看~~~你抠穴的功夫~~~有没有~~~退步~~~噫呀~~~喔~来~~快~~快~~~妈咪~~~妈咪~~~快高潮了~~~来~~抠妈咪的浪穴~~~让妈咪~~爽~~~~~~~~~~~~~~~~~~~~~~~~~~~啊~』
洋介头也不抬的继续吸吮着母亲的乳头左手臂撑着妈咪快瘫软的娇躯,而左手掌却不安份的滑到了犽子的臀下,慢慢的将中指插进了屁眼裏抠弄着,右手却死都不插进穴内,洋介只是不断的在穴口跟大腿内侧滑动着,粗厚的手心不时磨擦着犽子的花心让犽子兴奋的抖动着,才刚洗好的浪穴又是湿漉漉的流满淫水『嗯嗯嗯~~~啊啊啊~~~对~~~好~~~好~~~厉害~~~啊~~~~儿子~~~你好棒~~~~喔喔喔~~~~噫~~~~』犽子满脸潮红的咬着牙根死命的搂着洋介『噫呀呀呀~~~~~啊啊啊~~~不行了~~~不行了~~~妈咪~~~不~~~噫呀~~~~~~~~~~』犽子受不了刺激失神的浪叫。
『嘿嘿……………..』洋介冷笑着将右手的中指及无名指插入了母亲的穴内,他弯着身子将穴内的手指顶着犽子的G点抠着,穴口外的姆指在阴核上快速的磨擦着『嗯噫噫噫~~啊~~~~~~~~~~~~~~~~~~好棒~~~~~好棒啊~~~~~~~~~』犽子的穴口不断的喷出一阵阵零星的小水珠,没多久在洋介前后的夹攻下,犽子一声长叫『噫呀啊~~~~~~~~~~~啊啊啊~~~~~~』顺着洋介抽出穴外的手指,犽子挺着下身双腿抖动的洩出了一道潮水『呵呼呼~~~哈啊~~~~哈啊~~』犽子全身发烫的瘫在地上娇喘着,身体一阵一阵的抽蓄着,『啾!』洋介在母亲潮红的脸上留下深深的一吻『妈咪!我上楼去干姐姐啰~~~』洋介挺着青筋暴露的鸡巴转身走出了浴室。
『嗯呀啊~~啊啊啊啊~~~~~~~』三楼的主卧室裏传出了女子大声的浪叫,刚走上了三楼的洋介马上快步的走进了主卧室裏。
房间裏的大床上父亲健治正用他的大鸡巴用力的撞击着床上的响子姐姐『啊啊啊啊啊~~~~爹地~~~爹地~~~~好棒啊~~~干死女儿啦~~~~~啊啊啊~~~爹地~~~~~~』床上的姐姐被父亲抓着双脚张成大字型,响子的头部在床边倒着淫叫,36E的大奶被父亲干的乱晃,洋介一走近床边便两手抓着响子乱晃的巨乳捏揉着,跨下的鸡巴更是顺势的插入姐姐的小嘴裏操着『姐姐~~~~妳叫太大声了!就用我的大鸡巴让它好好的安静安静吧!』洋介一脸兴奋的淫笑着。
『呜呜~~~~~嗯嗯嗯~~』可怜的响子被洋介硬生生的插着鸡巴抽送着,那精緻的樱桃小嘴只能嗯嗯啊啊的淫哼着。
【啪!啪!啪!啪!】肉体的撞击声不断的响着。
『喔喔~~~女儿啊~~~~好爽啊~~~妳的小穴真紧啊~~~~』健治讚叹的将响子的双脚跨在肩上抬起响子的美臀让它腾在半空中,父亲半蹲着加快插穴的速度,响子在也忍不住的推开洋介插在嘴裏的鸡巴,抬起头来拱着身子看着父亲的大懒叫不断的进出自己湿湿滑滑的小嫩穴『喔喔喔~~~爹地~~爹地~~~再用力点~~~~再用力啊~~~~女儿~~~~~女儿~~~~快~~~快洩啦~~~~~~~~~!!』『啊~~~~~~~~~』响子软绵绵的躺在床上急促的喘息着,她双眼迷蒙的轻咬着手指全身不停的微颤抖着,健治抱着响子翻过身去『儿子啊!一起来让妳姐姐上天去吧~~~~~~』洋介一股脑的跳到床上抓起鸡巴就往响子的菊穴插去『嗯~~』响子的柳眉一皱闷哼一声,父子俩毫不怜香惜玉的一前一后的干着响子,才刚高潮的响子,阴道在高潮的余韵下更加敏感又加上洋介在后庭中的鸡巴更让整个下身敏感至极,响子伏在父亲的胸膛上不断的喘息,她下意识的摆动着腰支,丰嫩的两片臀肉不断的刺激着洋介的鸡巴『喔喔喔~~~响子姐姐~~~~~喔~~姐姐~~~我爱死了妳的大屁股啦~~~~~~~真爽啊~~~』【啪!】
洋介在响子的美臀上留下了火红的手印『嗯啊~~~~~~~~~~~』响子一声长叫,身下的父亲握着她的巨乳咬着响子的奶头,响子爱死了父亲这样凌虐自己的乳房,她发浪的叫着『爹地~~爹地~~~咬断我的乳头啊~~~~~~~~洋介~~~~~洋介~~~我的好弟弟~~~~不要停啊~~~快~~像骑马般的边骑我边鞭打我的屁股啊~~~~~~~~~呀啊啊啊啊啊~~~~~~~~』『操!我干烂妳这淫贱的母马!』【啪!啪!啪!啪!啪!啪!啪!】洋介不断的拍打着姐姐的雪白臀部,响子的屁股都被打的红通通的一片,而响子身下的父亲更是在响子的乳房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的齿痕,『啊啊啊啊~~~~干死我~~~干死我~~~~响子是一头淫践的母马!操我~~~操烂我这只母马吧~~~啊呀~~~~~~』响子自己不断的边淫叫边搓揉着自己的奶子,她也不时拍打着自己那雪白的屁股。
『爸爸!我们将姐姐抱起来插好不好?』洋介抽出了屁眼内的老二站到了床边,『呵呵~~~』健治笑着抽出了鸡巴牵着响子来到了床下,响子双手搂着洋介媚眼如丝的说『我的好弟弟~~~~换你享用姐姐的小穴好不好?』洋介高兴都来不及了,哪有反对的道理?他抓着姐姐的美臀一把抱起就插入鸡巴!身后的健治也不甘示弱的挺起大鸡巴就挺进响子的后庭花『啊~~~~好大啊~~~爹地~!~~妳的大鸡巴把女儿的小菊花快插爆啦~~~啊啊~~~~好~~~好爽啊~~~』『哼!妳是说我的鸡巴小是吧?』洋介忿忿不平的抗议着,他低头就是狠咬着响子的奶头『噫呀啊~~~~~~~~~~~~』响子在痛苦中得到的快感让她不禁的放声浪叫。
『对不起~~~对~~~不~~起~~我的好弟弟~~啊~~啊~~干~~我~~操烂我~~~~~~~给我惩罚~~打我~~操~~我~~啊~~~~~~~~~~~~~~~~~~~~~~~~~~~~~~』身后的父亲单手撑着响子,一手揪着响子的头髮,响子被扯的整个头都向后仰着,前面的洋介不客气的就给响子两巴掌,乎的响子是眼冒金星,可是那淫蕩的响子下身却被这样突如其来的巴掌弄的些微的失禁,洋介的鸡巴明显的感受到响子穴内渗出的滚烫液体。
『呵呵~~~乖女儿啊~~~爽吧~~~爸爸要将妳的小菊花灌满精液~~~』健治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他双手抓着响子的美臀狂插『呜喔喔喔喔~~~~』『爹地~~~爹地~~~~在女儿的屁眼裏灌浆吧~~~~女儿女儿的菊花想喝~~~精液啊~~~~滚烫的精液啊~~~~~~~~~~~~』『喔~~~~~~~~~~~~~~€€』健治满足的射在响子的菊花内『啊~~~~~~~好棒啊』屁眼裏滚烫的精液冲击着,响子享受着淫哼。
洋介将响子抱上了床,他合起响子的双腿抽插着,并陇的双腿更让小浪穴内的鸡巴感到压迫!洋介兴奋的加快了速度『喔喔喔~~~姐姐~~~姐姐~~~』响子紧抓着洋介的臂膀『啊啊啊啊~~~~~~洋介~~~~洋介~~~~~姐姐~~~姐姐~~~又要~~~又要~~~~~啊啊啊~~~~~~~』洋介的鸡巴被一波波的阴精烫的失魂,精关一鬆,好险洋介及时抽出了鸡巴,大量的精液喷满了响子的鹅蛋小脸,响子握着洋介还在跳动的鸡巴吸吮着,她贪婪的将鸡巴上仅存的精液一滴一滴的舔噬乾净……………….晚餐时间裏,洋介那淫蕩的妹妹麻衣双洞插着假阳具一扭一扭的走进了饭厅,『对不起~~~~我回来晚了~~~』麻衣那乌溜溜的长髮跟圆圆的大眼装着一副无辜的样子。
『女儿啊~~又去援交啦?这么晚才回来?』健治一脸醋意的问着,麻衣媚笑的走到了父亲的身旁用那34D的奶子挑逗着『哎呦~~~爹地~~~!!人家是你的小淫娃嘛~~~~~今天,就三井老师跟两个朋友本来想包我一个晚上,可是人家今天想吃爹地的大鸡巴,所以放学后跟他们干了两三个小时就回来啰~~~~爹地~~别吃醋嘛~~来~~~咬咬女儿的奶子消消火嘛~~~~~』健治一把抓着女儿的乳房就是一阵狂吸,『啾~~~~~~』健治在麻衣的左乳上留下了一个清楚的吻痕才放开女儿说道『好啦~~~先吃饭吧!等一会儿,爸爸在好好操一下妳这小骚货!』『嗯!』麻衣笑着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麻衣都还没坐好,一旁的洋介就忍不住鄙视的咒骂着『啐!小骚货!』麻衣一听,气不过的钻到了桌下抓着自己的乳房就夹着洋介的鸡巴套弄着『嗯…….』洋介桌子底下的鸡巴哪受的了麻衣那秩嫩美乳的刺激?洋介一边呻吟着,手还不时的伸到桌下摸着妹妹的奶子,麻衣放开了乳房将鸡巴放入了口中吮着,忽然!她狠狠的哥哥洋介的龟头上咬了一口,『噢呜喔~~~~!』洋介痛的摀着鸡巴大叫。
这时的麻衣才慢慢的从桌下爬出来,她冷冷的看着洋介『我是骚货怎样?你还不是被我的奶子一夹就硬梆梆的?怎样~~~?哥哥~~~你想不想干我美丽的身体啊?人家的小穴可是很难满足的喔~~~~你行吗?』麻衣带着揶揄的口气挑衅着洋介。
『哼!有什么了不起?我今天已经完成了老爸交代的 “百人斩”,等我学到了老爸的”房中术”,早晚把妳的骚穴操烂!看妳还拿什么去援交??』这“百人斩”已成的话一出,餐桌上的人个个争大了眼看着洋介,健治更是大笑着『好!好!好!洋介啊!真不愧是我的好儿子啊,才高二就完成“百人斩”啦!好!虽然这”房中术”无法一夕练成,但老爸有办法让你今天就好好的让你体验一下把女人操到失神的快感!哈哈哈~~~』『老公~~~~你该不会要用那个吧?』犽子看着大笑的健治问着。
『呵呵~~~是啊~~老婆!看来等一下吃完饭妳们会被我们爷俩操的爽上天喔!』健治淫笑着抓了犽子的奶子一把。
吃完了饭,一家人做在沙发上看电视,犽子端上了酒给众人喝下。
『噁~~~~~~~~哇!妈咪!这是什么酒啊?好怪的味道!』洋介皱着眉问着,只见犽子一脸淫笑着『宝贝,这儿可是你爸祖传的药酒,等一会儿你就知道啦!』『咦??妈咪~~妳不是说这是药酒吗?怎么我这杯却一点酒味也没有?』响子一脸狐疑的望着妈妈。
『对啊!妈咪!麻衣的这杯也一样,不但没酒味,喝起来倒像果汁耶?』『哈哈哈~~~~~妳们女生喝的是媚药啦!当然不会有酒味,这也是爸爸家传的喔!如果不下点媚药让妳们浪一晚,不然等一会儿我们爷俩操的不够爽的话,临时去哪找女人啊?』健治一脸淫笑的说着,他伸手一抓犽子的肥奶,也不管犽子準备好了没,就狠狠的开始操着犽子的菊花。
『等…..等…..等一下啊~~~~老公~~~让我~~~让我先喝一下妹妹穴内精液呀~~啊啊啊~~~喔~~~好爽~~~老公~~~你好厉害啊~~~~操死人家的浪穴了~~~啊啊~~~爽啊~~~~』犽子一边浪叫一边回头跟健治说着。
『哼!我就知道妳这浪货!!』健治一把抬起犽子的双脚,跨下的鸡巴还捨不得抽出犽子的屁眼,一晃一晃的来到了麻衣的面前。
麻衣起身抽出了穴内的假阳具,将淫穴贴到了响子的嘴边,响子躺在地上吸食着将整个贴在嘴边骚穴裏的精液,一旁的洋介哪裏会闲着,他挺起鸡巴就往响子的嫩穴裏用力的操着。
而犽子轻轻的抬起麻衣的屁股,拔出了菊花内的假阳具就猛烈的吸着麻衣菊穴裏的浓浆,麻衣这骚货的两个穴被尖滑的舌头又吸又抠的,很快的又流出了阵阵的淫水,麻衣半趴的伏在响子的身上成了一个六九式,她一路噫噫呀呀的浪叫着,洋介每抽插个响子几下就不时的抽出满是淫液的鸡巴给麻衣解解馋。
麻衣身后的犽子被健治干的是双乳乱飞,她一路忍着叫春的冲动,不停的将麻衣菊花内的精液抠出咽下,满嘴精液跟淫水的响子更不时仰着头跟母亲犽子交换着嘴裏美味的精液。
健治跟洋介两人看着眼前的淫秽景象不禁越加兴奋,两人用力的操着肉穴,犽子的一对巨乳【啪咑~~啪咑~~】的撞击着,响子湿滑的浪穴被插的满是白浆,犽子的菊花穴被健治的大鸡巴弄的红肿不已,浪穴不停的涌出大量的淫水混着经血流满了大腿内侧。
整个客厅裏尽是交媾所产生的肉体撞击声,搭着麻衣哼哼啊啊的激情浪叫。
『哥哥~~~~哥哥~~~~我受不了~~~了~人家~~~~人家~~~想要~~~~~~插我~~~~插我啦~~~~~~~~~~我要你的大鸡巴插死我啦~~~~~~~!!』麻衣发浪的起身将穴口对着洋介的嘴巴磨擦着『噫啊呀~~~~~~~~~~~~~~~~~~~~~~~~~~啊!!』麻衣放声的大叫着,因为洋介正毫不留情的咬着她的阴蒂。
洋介抽出了响子穴内的鸡巴坐到沙发上,麻衣马上跨坐到洋介的身上,用泛滥的淫秽肉穴将洋介的整只鸡巴没入,麻衣熟练的摇动着腰只,手指不断的搓揉着花心『嗯嗯嗯嗯啊啊~~~~好爽~~~好爽啊~~~~~哥哥~~~~干我~~~干死我~~~麻衣~~麻衣的小穴好爽啊~~~~~~~~~~!!』
犽子看着自己的儿女尽情的眼前做爱,她忍不住的凑上前去舔着洋介的鸡巴跟麻衣的骚穴交合处,她的手指不断的快速的搓着麻衣的花心,『噫噫噫噫~~~~啊啊啊啊~~~~~呀啊~~~~~好棒~~~好棒~~~喔~~~~妈妈~~~~麻衣~~~~好舒服~~~~~啊啊~~~嗯』麻衣的浪叫声刺激着正在操犽子的健治,健治猛然的抽出犽子体内的鸡巴,他推开了犽子,恶狠狠的将粗壮的阳具插入了麻衣的小穴,穴内被插入了两根大肉棒的麻衣爽翻了,一阵剧烈的抽送后麻衣喷出了大量的春水,双脚打着拍子半翻白眼的娇喘着,健治随即抽出鸡巴,他粗鲁的拉掉犽子穴内的棉条,一挺到底的干着犽子满是经血的骚穴。
洋介的大鸡巴仍然猛烈的操着浑身颤抖处在高潮中的麻衣,他扶着响子的翘臀紧贴着小穴就是一阵狂吸,【啧~啧~啧~啧~~~】的吸吮声弄的响子的浪穴是红通通的一片,『啊啊啊啊啊~~~~好弟弟~~~我的好洋介呀~~~~~你好会舔穴~~~舔的姐姐好舒服~~~~好爽啊~~~~~阿嗯嗯嗯啊~~~~用力点!!对~~~~啊~~~~~~~~』响子双手扶着洋介扭动着小蛮腰,那对36E的豪乳不断的抖动着,洋介兴奋的不断拍打着响子晃动的巨乳『啊啊啊~~~~好爽~~好爽啊~~~~打我~~打我啊~~~』响子这SM的癖好让下身的浪穴喷出了不少的淫水,弄的洋介满脸滑不溜丢的一片。
洋介抽出了鸡巴,他推开了高潮中的麻衣,跨下的巨棒就往响子的穴裏塞,响子兴奋的叫着『好棒好棒啊~~~~塞~~~~都~~~~~塞满啦~~~~!!』响子双手环着洋介的脖子任意的随洋介蹂躏她的嫩穴!这时淫蕩的小麻衣挺着奶子走向健治『爹地~~~~~~请你咬我的奶子~~~~~』『呵呵~~~~』健治一脸淫笑的抓起麻衣的乳房吸吮着,他灵活的用舌头在麻衣的乳头上转圈『噫呀啊啊啊~~~~~好舒服~~~~喔~~~~爹地~~~~麻衣的奶子好爽啊~~~!!』健治低着头咬着麻衣的乳房,一只手还不忘抠着麻衣的浪穴【噗吱噗吱】的,麻衣很快的又在健治的左手抠弄下喷出了潮吹,麻衣满足的淫笑着躺在沙发上,她张开双腿让健治看到她被淫水沾的闪闪发亮的阴户『爹地~~~~来操操女儿的小穴吧~~~~~人家的小穴好痒喔~~~~快来帮人家止痒啦~~~』麻衣的媚眼如丝,她轻咬着朱唇,轻轻的扭着水蛇腰,美丽多汁的阴户一开一张的诱惑着健治。
『妹妹啊~~~嗯嗯啊啊~~~妳妳妳等一下嘛~~~喔喔~~~~嗯恩啊啊~~妈咪~~妈咪~~~先~~~~~先~~~让爹地~~~好好的插一下~~~啊啊~~~~~』一旁的犽子呻吟着阻止健治先干麻衣,她边扭着屁股服务着健治的大鸡巴,一边爬向麻衣。
犽子伸着舌头舔着麻衣突起的小豆子,她也不忘伸着手指抠弄着麻衣的骚穴。
『啊啊啊~~~~~妈咪~~~妈咪~~~~咬它~~~咬它啊~~~~~~~啊~~~~~~~~~』麻衣再度的洩出大量的淫液,犽子将整个嘴贴到了麻衣的穴口大口大口的喝着麻衣洩出的淫液蜜汁,身后的健治兴奋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喔恩恩恩~~~恩恩~~~』犽子舔着麻衣的小骚穴,而她自己的浪穴则是被健治操的淫水乱喷『噫呀啊啊啊啊~~~~~~~不行了~~~我不行了~~~~来了~~~来啦~~~~~~~~~~~~啊~~~~~~~~』犽子已经忍不住了,她抬起头来放声的浪叫,两片肥美的臀肉不停的抖动,她贪婪的抠着自己的阴核,大量的高潮淫水随着健治抽出的鸡巴洩了一地。
『乖女儿~~~~~来~~~给爹地舔乾净!!』健治挺着沾满精血与淫水的大阳具走到了麻衣的面前喊着,麻衣头也不抬的抓起健治的大鸡巴就往嘴裏塞,她灵活的舔噬着健治鸡巴上的秽物,坚滑的舌头清乾了整只肉棒,她抠着健治的屁眼并慢慢的舔着健治的阴囊『喔~~~~~~~~~女儿~~~妳真会服务男人啊~~~』健治讚叹着,他抓着麻衣的奶子夹着自己的大鸡巴套弄着,麻衣也马上低头舔着健治肿大的龟头。
『阿啊啊啊~~~~不行~~不行啊~~~~啊~~~』一旁的响子被洋介用力操着后庭而大叫,洋介像个机器人般的不断猛烈的操着响子的菊花,响子的屁眼被洋介粗暴的插的红肿,两颗大肉球在空中晃动,洋介贪婪的抓起响子的乳房咬着,响子在乳房的痛楚中再次的得到快感,下身的蜜穴湿的不像话,响子不断的搓着自己的阴户『阿啊啊啊啊~~~~~~~~好爽~~~好爽啊~~~~我快被操烂啦~~~啊~~~~~~~~~』另一边的健治举起阳具粗鲁的插入麻衣的嘴裏,他把麻衣的小嘴当成阴道般的抽插,整只的鸡巴插入麻衣的嘴裏『呜呜呜~~~喔呕呕~~~~』麻衣完全说不出话来的被健治插的满脸泪痕,咽喉裏的呕吐感不断的随着健治的大鸡巴粗暴的进出而升高,口水不停的从嘴裏被插出流满了胸口。
『哈哈~~~儿子啊!!!你试试看吧~~~~这样操这些小淫娃最棒了!!干你响子姐姐吧~~~~』『真的吗??』洋介一看麻衣被老爸插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而麻衣的下身更是不断的失禁喷淫水,一股【我也要蹂躏响子】的想法由燃而生,他也不管响子是否反对,一把抓起鸡巴就如法的操着响子的小嘴。
『呜喔喔喔~~~~~姐姐妳的嘴好紧~~~~好棒啊~~~~~』洋介舒服的加快抽插『喔喔喔~~~~~姐姐~~~~我~~~我~~~不行啦~~~~~~~~~~~~~』洋介满足的在响子的喉咙裏灌进了大量的精液。
『咳咳咳~~~~~喔呕~~~~~~』响子上气不接下气的贪呕着精液,下身也失禁的抖动着。
一旁的健治喊着『爽吧~~~~来乖女儿换妳啦~~~~喔喔喔~~~』健治大喊着在麻衣的喉间也灌入了精液,果然是个小淫娃!!麻衣可不像响子那样的受不了而呕吐,她满足的瘫在地上娇喘,一只手还不断的抠着自己的淫穴!!射完精的两人一起走向犽子,洋介扶起犽子躺在地上,将鸡巴插入犽子的穴内,面朝上的犽子看着眼前健治仍然硬挺的大鸡巴『老公~~~~~用你的大鸡巴插入吧!!!跟儿子一起操烂我吧~~~~~~~~~~~~~~~~』两只硬梆梆的大鸡巴就这么粗暴的一同进出犽子的浪穴『啊啊啊啊~~~~好棒啊~~~~喔喔喔~~~~满啦~~~~满啦~~~~插穿啦~~~~~~~~~~~~啊~~~~~~~~~』犽子敏感的浪穴再度的被插的春水四溢。
健治在一阵抽插后拔出了穴内的鸡巴插入犽子的菊花,父子俩一前一后的交叉搞着犽子,在前面的洋介在犽子的大奶上留下了数个明显的齿痕『啊啊啊~~~我的好儿子啊~~~~啊啊~~~你快搞死妈咪了~~~喔喔~~p 恩嗯嗯~~啊啊~~~』『喔啊~~~啊~~啊~~~老公~~~老公~~~~在用力点~~~呜嗯嗯嗯~~~~啊啊啊~~~好棒啊~~我爱死~~~这样干我了~~~啊~~~~』犽子尽情的放声浪叫着,一旁喘息的响子也起身走向犽子『妈咪~~~~舔舔女儿的浪穴吧~~~~~』『我的好姐姐啊~~~~妳的嫩穴又想被操啦?
妳等会儿!!洋介一会儿就来操操你的骚穴!!』洋介爱死了操响子的浪穴,他加快了犽子体内的抽插速度,健治见状,再度的将鸡巴插进犽子的骚B内,本来就在高潮中的犽子又被父子俩的大鸡巴一同插穴,再也受不了的洩出潮水【呜喔喔喔~~~~~】健治与洋介父子俩同时闷哼着在犽子的穴内灌浆『噫呀啊~~~~啊啊啊~~~~』伴着犽子的长叫洋介父子两顺势抽出了鸡巴,一股伴着精液与潮水的淫液喷出犽子的穴外,洋介转身插入响子的穴内,他抱起响子边走边干『姐姐!!到我房裏我们好好的操一晚吧!!』而健治则是插入麻衣的骚穴内『女儿~~~~让爹地好好的操妳一下吧!!』
健治操着麻衣转身喊着洋介『儿子!等我操完麻衣就叫她去妳房裏好好的让你搞一晚!你今天就好好的爽一下吧~~~哈哈哈~~~~』健治看着瘫在沙发边的犽子,半失神的抠着穴内的精液往嘴裏塞,他笑了『我的好老婆!!妳先休息一下,我先操一下女儿的浪穴,今天晚上~~~我可要好好的操烂妳的骚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