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一百零五章 崇洋媚外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一百零五章 崇洋媚外

时间:2018-01-13 茹嫣的身子虽然还很虚,但下地刷牙洗脸倒还不成问题,可她一干完这些事儿,就立刻又被爱人赶回了床上,「我没什么事儿了。」「脸色这么差,刚才还哭哭啼啼的呢,你就老老实实的在家躺两天吧。」侯龙涛伸手刮了一下儿美人高高的鼻樑儿,「饿不饿?」「有点儿。」「爸爸做了一大锅粥,我去给你盛一碗。」
  「嗯嗯,嗯嗯,」茹嫣拉着男人的手晃了晃,「我不要喝粥。」「生病了还想吃什么?大鱼大肉?哼哼。」侯龙涛笑着出去了,不一会儿就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大米粥和一碟儿鹹菜回来了,他把鹹菜放在床头柜上,自己坐到女人的腿边,扭过上身,崴了一勺粥,放在嘴边吹了又吹,然后把勺子在自己的下巴上碰了碰,确定不烫了,才慢慢送到爱妻面前,「啊……」
  茹嫣张开了樱桃小口,两排整齐的雪白银牙可爱之极,她把粥嚥了下去,「没味儿。」「哼哼。」男人夹了一块儿大头菜,在嘴里咬成两半儿,用舌尖儿挑着。美人探过头来,双唇夹住爱人的舌头,向后一捋。侯龙涛就这样喂爱妻吃完了午饭,在此之间,一共出去盛了两次,他自己也吃了不少。
  整整一下午,侯龙涛坐在爱妻的身旁,在她耳边说发自内心的甜言蜜语,给她讲笑话儿,逗得美人不停的「咯咯」直笑。茹嫣有了爱人的陪伴,心情极佳,再加上本来就不是什么特别严重的病,她的脸色很快就恢复成了原有的红润。晚上吃过晚饭,两人分别洗了澡,就一起缩在茹嫣的床上看电视。
  在徵求了岳父岳母的同意后,侯龙涛今晚是不打算走了。茹嫣紧紧依偎在爱人的怀里,今晚的电视节目好像都比平时有意思得多。侯龙涛可就没心思看电视了,他一直在用心闻着美人长髮上散发出的清香,一个小时之后,开始很仔细的在爱妻的额头上亲吻,好久好久,他碰都没碰美人的嘴唇,光是她甜甜的脸蛋儿就已经让他很心醉了。
  「宝宝,咱们睡吧。」「嗯。」茹嫣把电视和灯都关上了,回来躺到爱人的右边。侯龙涛翻过身,终于吻住了美人的双唇,两人的舌头缓缓绕着对方的打转儿,男人的右手搂着爱妻的肩膀,左手从她嫩绿色的绸子睡裤的腰口儿伸了进去,隔着光滑的小内裤,在她圆圆的屁股上轻揉。
  「嗯……嗯……」茹嫣娇喘了起来,她的眼廉轻合,双手胡撸着爱人的头髮,虽然她没和别的男人唇舌相交过,但她确信,这个男人的吻就是世界上最甜蜜、最温柔的。侯龙涛开始舔舐爱妻的脸颊和下巴,左手的三根手指从腰际浅浅的插进小内裤里,指背贴着娇柔的嫩肉,顺着外延慢慢向她的双腿间滑。
  茹嫣感到自己蓬鬆的阴毛被很轻柔的揪了揪,然后阴唇顶端的小肉芽儿又被按了按,「啊……哥哥……」身体中产生了快乐的电流,但她极力忍住了自己对于被挚爱的男人爱抚的渴求,忍住了对于被挚爱的男人压在身下婉转承欢的渴求,轻轻推了推爱人的肩膀,「别……别这样,哥哥,爸妈会听到的……嗯……」
  侯龙涛知道只要不大叫出来,是不会被隔壁的人听见的,但他也明白,自己的爱妻脸皮儿薄,和父母只有一墙之隔,她是真的不好意思跟自己做爱,况且她刚刚病好,也不一定有足够的精力应付自己。他从美人的身上翻了下来,侧卧在她身边,左手也抽出了她的睡裤,放在的她的大腿上。
  茹嫣也转过身来,面对着爱人,伸手摸着他的脸颊,「哥哥,你不怪我吧?我改天一定好儿好儿的……好儿好儿的伺候你,好不好?」「傻宝宝,该是我伺候你。」侯龙涛一把将美人揽进了怀里,她可真是太惹人怜爱了,「把你胸前那两个漂亮的小妹妹给我亲一亲,我就不怪你。」
  「嗯。」茹嫣把上身向后挪了挪,眼廉低垂着,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动,上牙咬住下唇,一幅羞达达的神情,虽然在黑暗中看不出她的脸色变化,想来也一定是红扑扑的。她右手的纤纤五指移到了胸前,缓缓将扣子一颗一颗的解开了,被丰满的乳房撑得高高的绸子睡衣自动向两边分开了一些,深深的乳沟露了出来。
  「宝宝……」侯龙涛的右臂插到了美人的身下,环住爱妻的杨柳细腰,向自己一拉,左手拨开了睡衣的右摆,从下面轻柔的握住了右乳,他一低头,把脸埋进了茹嫣的双乳间,左右晃动着脑袋,用脸磨擦她的奶子,舌头伸在口外,把柔软细滑的乳肉顶压得不断变换形状。终于,男人叼住了一颗嫩嫩的奶头儿,又舔又吸。
  「呵……呵……呵……」茹嫣的娇喘声发着颤,她紧紧抱着男人的头,用脸颊蹭他的头髮,右腿勾住了他的左腿,上下的磨擦起来。虽然美人获得的性快感的程度并不轻,但让她感觉更强烈的是心上人对自己的无比疼爱,她只想就这么一直下去,永永远远的体会爱人的温柔、体会两人之间的真挚感情。
  侯龙涛的手离开了爱妻的乳房,在她的配合下,把她的睡裤脱了下来,使两人的腿可以贴肉的磨擦。在这之后,侯龙涛也没有什么过多的动作了,就好像和茹嫣有心灵感应一样,他也希望能这样永永远远的下去……
  第二天一早,茹嫣想要去上班儿,侯龙涛是说什么也不同意,一定要她再修养一天,自己也留下来陪她。又是一上午的亲亲我我,时间过得飞快。吃过午饭之后,侯龙涛从冰箱里拿来一个大苹果,坐在爱妻身边,「我已经有好几年吃苹果不削皮了,说不定削完了就只剩下半个了。」
  「那我来削吧。」茹嫣伸出了手。「不用,你是病号儿,当然是我照顾你了。」「病都好了,小小的闹肚子,你那么紧张干什么嘛。」「呵呵。」侯龙涛只是一笑,并没有回答,继续削着苹果,突然他「啊!」的叫了一声,左手里的苹果掉进了盘子里,他把食指一下儿塞进嘴里,脸上出现了那么一点儿痛苦的神情。
  茹嫣一看爱人的样子,就知道他是割到了手,赶忙跪到他身边,拉住他的手腕儿,「快让我看看。」侯龙涛瞧着美人焦急的样子,真是爱死了,笑着把手指吐了出来。「在哪儿啊?」茹嫣找了半天也没发现伤口,这才意识到爱人是在逗自己,狠狠的在他肩膀上打了一拳,「你坏死了。」说完就往床头一靠,抱着胳膊,噘起了小嘴儿。
  「怎么了?」侯龙涛捅了美人一下儿。「哼!」茹嫣没理她,还把头扭向了一边儿,看都不看他了。「生气了?」「哼!」「就是逗你玩儿嘛。」「哼!」「别生我起了。」这次侯龙涛都没再等爱妻「哼」出来,直接一探身子,吻住了她的小嘴儿,舌头没受任何的阻挡,就探进了她温热的口腔中。
  「嗯……」茹嫣的小舌头立刻就开始回应爱人的挑逗,双手也扶住了他的脸颊。当两人分开时,她的樱唇儿还在微微的蠕动,就像捨不得爱人离开似的。侯龙涛又在爱妻的鼻尖儿上亲了一下儿,用一种小孩儿撒娇的声音央求了起来,「别生哥哥的气了?再生气哥哥可就要哭了,哇……哇……」
  「讨厌。」茹嫣笑了起来,在爱人脸上一吻,「以后不许这么吓唬人家。」「是是,老婆发话了,我怎么敢不听?」侯龙涛拿起了苹果,等削完了皮,又把它切成一小块儿一小块儿的,用牙籤儿挑了一块儿送到长腿美女口边。
  茹嫣两天都喝的是没味儿的白粥,吃完了一个苹果,还想再吃。侯龙涛就又给她削了一个,还是照样切成小块儿。「哥哥,我会被你宠坏的。」「我就是要宠你、惯你,」侯龙涛抬起头,眼中充满无限的深情,「你是我的公主。」
  「哥哥……」茹嫣的心里一热,探身抱住了男人的脖子,让两人的脸颊互相磨擦,「我爱你。」「我也爱你。」侯龙涛轻轻的爱抚着美女的背脊。「哥哥,我……我好喜欢生病。」「嗯?什么意思?」「我生了病,你就整天在这儿陪我,我好开心,我好想天天都能见到你,让你搂着看电视,哥哥,我好想你。」
  「宝宝……」侯龙涛知道爱妻是什么意思,除了因为公事儿之外,自己经常要穿梭于众女之间,今天陪这个,明天陪那个,有的时候要三、四天才能真正的把茹嫣抱在怀里亲密一下儿,不光是她,其他几个女人又何尝不是呢,这种情况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宝宝,我现在就去买一幢大房子好不好?大家都搬进去,那样的话,你以后就可以天天都在我怀里看电视了,好不好?」「啊,哥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是嫌你陪我少,我就是随口一说。」「宝宝,宝宝,」侯龙涛捧着爱妻的脸蛋儿吻了又吻,「我会天天陪着你的。」他说完就转身抄起了自己的西服,冲了出去……
  侯龙涛跑下楼,开上SL500直奔东方广场,记得几天前陪陈倩、陈曦去银街买东西的时候看见一个大广告牌儿,说是东方广场从五月七日起将开始出售最后一批高档公寓,他倒不是非要在那儿买房,不过一时之间也就只能想起那里了。
  到了售楼处,东方广场的售楼小姐可就不像别的地方的那么满脸媚笑了,她们怎么说也是「大门口儿」的人,要注意形象。侯龙涛连看了几个户型都不满意,「小姐,您这儿最大的户型是多少的?」「最大的使用面积一百三十八平米。」「这么小?怎么堂堂的东方广场连间大屋子都没有啊?」
  侯龙涛说这话倒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他从小儿就不爱货比三家,总想到了一个地方就能找到目标,现在一听这里没有自己的想要的,极度失望之余就多说了一句。「先生几个人住啊?」
  其实售楼小姐已经对这个男人有点儿不满了,但看他穿着讲究,长相也不讨厌,还是耐着性子招呼他。
  「一百四是肯定不够的,」侯龙涛没从正面回答,「如果我把上下左右六套都买下来,你们能不能准许我把它们打通?」「你在开玩笑吧?这里可是东方广场。」「东方广场怎么了?」侯龙涛从对方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嚣张的气焰,「你们不是买楼吗?我买你卖,跟这里是什么地方有什么关係?」
  售楼小姐立刻觉出了男人话中有挑衅的意思,还真没见过不把东方广场放在眼里的人呢,「先不说东方广场有特定的建筑结构,不能随便修改。在这里买房的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大部分都是外国公司驻京的大老闆,甚至还有外交官员,你在这儿敲敲打打的,影响了他们的工作、生活怎么办?谁知道你找的装修工都是些什么背景,出了意外谁负责?」
  「呵呵呵,」侯龙涛不怒反笑,「我问了一个简单的问题,您直接回答我做不到也就是了,居然不辞辛劳的抬出一群老外来砸我,您的工作态度还真是好得很啊。不过我可不敢再劳您大驾了,去把你们经理给我找来。」「你要见经理?好啊。」小姐一翻白眼儿,转身进入了办公室。
  过了一会儿,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跟着售楼小姐出来了,「这是售楼部的港方经理易先生。」「您好。」侯龙涛站了起来,伸出手,他正在生气呢,口气不是很正,但也不算失礼。「先生请坐,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这位小姐没告诉您吗?」「我想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没什么误会的,她的服务态度太差。」
  「我听说您想购买六套最大户型,还要把它们打通?」「是。」「可是每套要差不多三十万。」「钱不是问题。」「我说的是美金。」「三十万美金?」侯龙涛自己并没有买过房,平时也没注意过房价,虽然二百万对他来说还不是负担不起,但他还是稍稍有点儿吃惊,「墙是金子做的?」
  「先生,您不是来捣乱的吧?」易经理刚才在办公室里听了售楼小姐填油加醋的讲述,就觉得有点儿蹊跷,但也没準儿就真是一个大款,一下儿要买六套,那就真是大客户了,虽然不可能让他把墙打通,但也还是不得罪的好,现在看了侯龙涛的表现,认定了他是在无理取闹,「哪有人连价钱都不打听就直接跑来买房的?」
  「捣乱?」侯龙涛皱起了眉,口气也很不友好了,「就算我买不起,问问也不能算是捣乱吧?哪条儿法律规定我不能到现场问价儿了?」他从钱包里掏出了一张美国的银行卡,往桌上一扔,「凑个整儿,你让我打通,我给两百万。」
  「好,把您的证件给我,我帮您办手续。」易经理认为对方是因为知道自己不可能同意打通,才敢说大话的,那自己就陪他玩儿玩儿,等签了合同,他拿不出钱,看自己到时候怎么损他。侯龙涛从钱包儿里取出护照的複印件,他是绿卡,身份证儿在出国前就被注销了,现在在国内就一直用的是护照複印件。
  姓易的接过来看了看,脸上突然出现了傲慢的神情,他把银行卡和複印件扔了回去,「中国人?」这三个字儿再加上那种轻蔑的语气,侯龙涛的火儿「腾」的一下儿就被拱了起来,「中国人怎么了?」「哼哼,在这里,只要用的是中国护照,再有钱也没用,这里的公寓不卖给中国人,港澳台的都行,中国的不行。」
  「你他妈什么意思!?」侯龙涛身体里最敏感的那根神经被触痛了,他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你他妈再说一遍?」「你……你要干什么?」姓易的看到对方突然变得杀气腾腾的了,不禁也有点儿害怕,「你对我发火也没用,规矩是总公司定的,这一期的公寓只销售给外籍人士。」「经理,没事儿吧?」两男两女四个售楼业务员围了过来。
  「什么狗屁规矩,在中国的土地上怎么能有只许外国人买,不许中国人买的东西。」侯龙涛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你别在这儿胡搅蛮缠的,赶紧离开,」一个男职员替他们经理出头了,「再赖着不走,我可要叫保安了?」「最好把警察也叫来,是哪级的政府部门批准的这条汉奸规矩?」
  「嗨,你嘴放乾净点儿,知不知道我们总公司是谁,说话小心点儿,我们的经营策略用不着任何政府部门的批准。」「不就是『黄河实业』的霍嘉诚嘛,」侯龙涛都快被气疯了,他把身子倾向对面那五个「中国人」,「整个东方广场不也就值二十几亿美子嘛,你们记住我这张脸,总有一天,我会让这里改名儿换姓儿的。」
  侯龙涛在一群人的嘲笑中离开了东方广场,这个北京现代化的代表性建筑群,这个当代的「中国人与狗」的故事的发源地,他知道自己刚才一时冲动之下所立的「誓言」是没有多大实现的可能的,但他一定会朝那个方向努力的,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喂?」「三哥?」侯龙涛记得自己拨的是古全智的手机。「我在我舅舅的办公室呢,怎么招?」「我现在就过去,让古叔叔等我。」「什么事儿啊?」「我要买房。」「买什么房?看上哪儿的了?」「费什么话啊,见了面儿再细说。」
  到了「长青籐」的总部,侯龙涛一进总裁办公室,就把刚才在东方广场受的气说了一遍,「这他妈还有没有王法了?」「呵呵呵,当然有王法了,只是王法管不到就是了。」古全智递给小伙子一根儿烟,「买卖是人家的,怎么做是人家的自由,做什么人的,不做什么人的也是人家的自由。」
  「那他妈是种族歧视。」「人家不认种族,只认国籍,不能算是种族歧视。」「那也是歧视啊,任何类型的歧视都属于非法行为。」「你放心,告不倒的。」「我也没想告,霍嘉诚啊,我还没牛逼到跟他磕的地步。」「其实就算不是霍嘉诚,要强行中止他们的商业行为,一样没有法律依据。」
  「怎么讲?」「你看没看过那篇关于广州的一家酒吧挂出『日本人免进』的牌子的报道?」「看了,挺解气的。」「那家的老闆最后是在『有关单位的劝说下摘下了那块牌子』,如果真有相关的法律条文,决不会是『劝说』了。」「操。」侯龙涛摇了摇头,他知道不管怎么说,自己的这口气就只能往肚里嚥了。
  「好了,别在这件事儿上伤神了。六套房,还要打通,你要干什么使啊?」「金屋藏娇。」「呵呵,那就买幢别墅好了。」「最少八个人住,那些小屁别墅根本就不够地儿。」「那就现盖,易庄儿那儿不是有的是空地嘛,买个几十亩,盖一栋美国式的豪宅。」刘南也过来插了一嘴。
  「主要什么啊,我想在市里头,不想弄到郊区去,我讨厌人烟稀少的地方,所以我才想买几套普通的公寓,然后自己一改。」侯龙涛并没有说出另一层更深的原因,他谨记古全智对自己的「教诲」,真要向刘南说的那样弄出个佔地几十亩的大宅子,无异于自己给政府机构发请帖来查自己。
  「那也好办,这点儿事儿要是都能把你难住,你这个『长青籐』的大股东可就算是白当了。」「古叔叔有好办法就直说吧,我这个股东只管领钱,您知道我对房地产一窍儿不通的。」侯龙涛对于古全智这种拐弯儿抹角儿的说话方式不太满意,不过他自己有的时候也犯这种毛病。
  「大北窑怎么样?」「那不就是国贸大厦那儿嘛,当然好了。」「『长青籐』刚刚在那儿接了个工程,高档的住宅小区,地基已经打好了,你要是愿意,我把其中一栋楼最顶儿上的三层留给你。」「三层?太大了吧?」
  「还有嫌大的?左边儿是带假山的游泳池,右边儿是网球场,然后用钢化玻璃一封,内部完全照别墅建,我立刻让人设计,大概半个月图纸就能出来,然后送建委批一下儿,一点儿不影响工期,一年之内建成,怎么样?」
  「那当然好了,在技术上可能吗?」「没什么不可能的。」「价钱方面?」「嗯……」古全智在计算器上按了一会儿,「不超过八千万,万一多了,那部分算我的,分十五年付款。」「就这么定了。」「好,那我过两天让人把合同给你送过去。」「行。」侯龙涛这回高兴了,明年的这个时候就可以把自己的爱妻们接到一起住了……
  编者话:记错了,篮筐儿还真是3.05M,不知道上次怎么会想成3.15M了,真是奇怪。确实应该叫颱风,在104章里我用的就是颱风,结果因为在风月上有读者说北海道是不会有颱风的,因为是用繁体回的,没特别仔细的看,就把「台」当成「飓」了,想也没想就说北海道当然有飓风,应该是颱风,谢谢指正。今年8月10日就有强颱风登陆北海道,造成7人死亡,所以北海道是一定有颱风的。没见侯龙涛收钱,他怎么能拿出8000万?他是有产业的,他自己每年光从北京的净化器上就能弄到小两亿,这还不算秦皇岛的,不算他在娱乐事业上的收入,不算「常青籐」的分成儿,只不过是不写他去银行存钱罢了。至于北京的房价,我想Yrlg兄是没看清吧,他要的是三层,还是个性设计,网球场、游泳池全套儿。东方广场当然不是全不许中国人买,特定的楼、特定的卖期不许中国人买,而且我说的那件事儿是发生在上个世纪的,所谓「这是不可能的事」,说得太绝了吧?广州的事儿我是在好几个月以前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