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为:主页 > 植物文摘 >
植物文摘

    5分钟读懂菖蒲

    17-02-16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81

      

    1fenzhong

     

      每年的农历四月十四是菖蒲的生日。

      菖蒲在古人心目中一直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可能是为了体现这种重要性,古人将农历四月十四定为菖蒲的生日,“四月十四,菖蒲生日,修剪根叶,积海水以滋养之,则青翠易生,尤堪清目。”菖蒲还有自己的月份,农历五月被称为蒲月。

      对于菖蒲的种植,金农写过诗,说‘莫讶菖蒲花罕见,不逢知己不开花’。

      菖蒲不像一般的草,一岁一枯荣,它可以历冬不死,蒲寿千年。菖蒲与兰、菊、水仙并 称“花草四雅”。说到菖蒲栽培可谓历史久远,《诗经》有“彼泽之坡,有蒲与荷”的诗句;在《礼记·月令篇》中亦有“冬至后,菖始生。菖,百草之先生者也, 于是始耕”的记载;《神仙传》中也载有汉武帝刘彻游嵩山,遇九嶷山仙人点拨,服食菖蒲以期延年益寿长生不老的故事。

      菖蒲叶有清香,可以提取芳香油,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可防疫驱邪的灵草。它还可以入酒,“万寿菖蒲酒,千金琥珀杯”。《本草纲目》中说菖蒲,“其益智宽胸,去湿解毒,可以使人耳聪目明。”

      在古代,文人们时常秉烛夜读,菖蒲同样可以为他们起到收烟护目的功效,而且折一段 叶子闻闻香气,亦有提神清脑的作用。菖蒲的好处多多,可以怡情,可以养性,是文人书斋中祭奉至圣先师孔子不可或缺之圣物,书斋中有了它,便多了一份清趣。 这些都是菖蒲成为文人案头清供必备的理由。

      在花鸟画兴盛的清代、民国,菖蒲自是画家们笔下乐于描绘的植物。扬州八怪之一的郑 板桥有题画诗云:“玉碗金盆徒自贵,只栽蒲草不栽兰。”金冬心更是一位蒲痴,将书斋起名“九节菖蒲馆”。他笔下的菖蒲古拙苍茂,别有意趣。苦瓜和尚、八大 山人、罗两峰、吴昌硕、齐白石等常以菖蒲为题作画,近代文人郑逸梅更是盛赞菖蒲“有山林气,无富贵气,有洁净形,无肮脏形。”

      明代李时珍对菖蒲的种类进行过调查研究,有钱蒲、泥菖蒲、水菖蒲、瘦根石菖蒲和粗 根石菖蒲五种,也有分六种者:金钱、牛顶、虎须、剑脊、香苗、台蒲。一般文人作为案头清供,大都以叶片细密短小者为上。明张瀚《松窗梦语》:“品之佳者有 六:金钱、牛顶、虎须、剑脊、香苗、台蒲,凡盆种作清供者,多用金钱、虎须、香苗三种。”金钱菖蒲因叶子中间形成一个圆圈,可置放一枚铜钱而得名;虎须菖 蒲因其叶片细长似虎须;宁海溪涧中石菖蒲则多见,亦称细叶菖蒲,叶比虎须更长更阔。端午时节家家门前所挂的水菖蒲,虽然也有香味,但叶片过于庞大而不适合 室内案头把玩。

      菖蒲虽然只是一种小草,说好种,也难养,把菖蒲养死的也大有人在。种了好几年菖蒲的阿林最有心得,他说:“主要还是得摸清菖蒲秉性脾气,它喜阴,不要长时间晒太阳;它喜欢湿润,不要让它断水;它喜净,要保证水源的清洁干净和空气的流通。”

      其实古人在菖蒲种植上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明代文震亨在《长物志》中说:“若菖 蒲九节,神仙所珍,见石则细,见土则粗,极难培养。吴人洗根浇水,竹翦修净,谓朝取叶间垂露,可以润眼,意极珍之。余谓此宜以石子铺一小庭,遍种其上,雨 过青翠,自然生香。”明代王象晋《群芳谱》记载养菖蒲的口诀是:“春迟出,夏不惜,秋水深,冬藏密。”又云:“添水不换水:添水使其润泽,换水伤其元气。 见天不见日:见天挹雨露,见日恐粗黄。宜剪不宜分:频剪则短细,频分则粗稀。浸根不浸叶:浸根则滋生,浸叶则溃烂。”另记“乃若石菖蒲之为物,不假日色, 不资寸土,不计春秋,愈久则愈密,愈瘠则愈细。”张听蕉的《论菖蒲十则》中说:“菖蒲性好阴,若烈日烘曝,叶反不青。最好花阴空隙处安置,略见日光,而受 风露滋浸,自然佳胜。剪在春夏之交,剪时须净,不留杪上分毫,手段要猛,用竹剪将杪梢剪尽,闷足则茁芽方细。得水而养,水宜陈陈相因,盆内宿水,慎勿倒 换,枯则添水,河中活水为上,池水次之。”

      菖蒲的种植还可以用附石法,这是早在宋代就流行的植蒲古法。宋人吟诵菖蒲的诗词, 便常有提及这种附石菖蒲,陆游就有“雁山菖蒲昆山石,陈叟持来慰幽寂”的诗句。苏东坡曾在山东文登蓬莱阁丹崖山旁取弹子涡石数百枚,用以养菖蒲。弹子涡即 是千疮百孔的石头,宁海所产火山岩,选坑洞深凹者,也是种附石菖蒲的佳料。陶庵张宗子还选用羊肚石种菖蒲,曾有“美目深藏,桃核缝中寻芥子;劲髭直出,羊 肚石上种菖蒲”的妙联。

      旧时,宁海北门附近有蒲湖,必是因长满大片菖蒲的水面而得名。《宁海光绪县志》中将菖蒲列为本地特色物种:“菖蒲,生陂泽者曰水菖蒲,生石罅者曰石菖蒲,刘协论菖蒲,去蚤虱而来蚰蜒。”

      宋代文学家舒岳祥在他一生的诗作中,留下了吟咏菖蒲的名作,从诗作中不难看出他对 菖蒲发自内心的嗜爱。阆风先生平日对菖蒲的种植颇有心得,有着“菖蒲最难养,置而弗省则弗滋,勤勤拂拭则病矣,余性甚嗜之,往往不特人病苗,而苗亦病人 矣”的感叹。他还专门写了一本类似于菖蒲种植技术的书,可惜由于兵乱,书已不可得。他亲手种植了一盆昆石菖蒲名品,闲暇时为菖蒲去除焦叶。他有一文集名为 《荪墅集》,荪即是菖蒲的别称,可以想见篆畦园绿树成荫、繁花盛开、细柳掩映下一簇簇菖蒲生机盎然的样子。菖蒲诗在他的咏物诗中比例不小,他以物咏志,以 菖蒲的高洁品性来表达自己的精神和理想。同样是宁海人的现代国画大师潘天寿对菖蒲也青睐有加,翻看他的画集,自然也少不了菖蒲为主题的绘画作品,更多的还 出现在为一些画作做点缀,尤其是描写雁荡山水、山花的时候,溪流岸边、巨石之上必是蒲草丛生。雷婆头峰寿者遒劲的笔墨或是苍古的指墨,都是菖蒲形象的完美 表现。画于1962年的《记写少年时故乡山村中所见》中,竹、石、菖蒲赫然其上,可见家乡的菖蒲始终留在他的记忆深处。

      近年来,多肉植物的种植成为一种时尚风靡开来,菖蒲作为另一种小众盆景,更像是一 位隐迹山林的高士。同样喜欢菖蒲的陈龙始终有个想法,就是策划举办一个宁海菖蒲文化节,主要包括展示宁海人养的不同品种的菖蒲、各式各样的菖蒲盆、历代包 括现代菖蒲书画作品,以及以菖蒲为主题的书画笔会等等,使更多的人了解菖蒲、喜欢菖蒲。黄仁真在城隍庙有一家古玩店,从事收藏多年,近年来也植起了菖蒲, 平时留心收集一些菖蒲盆。他说:“菖蒲盆一般以紫砂和瓷器为主,紫砂器有文人参与设计制作,文雅之气扑面而来。明清时期瓷质菖蒲盆大多以素雅的青花和浅绛 彩为主,或者索性是全素的白瓷,与幽绿的菖蒲甚是相得益彰。”说到如何区分菖蒲盆和普通花盆,他说,陶瓷的菖蒲盆一般盆底的出水孔较普通花盆小而多,有些 做工考究的还会配有盆托,平时在盆托上蓄些水,可以保证菖蒲的供水。此外,他还收集了大大小小几十个老的、制作精美小石盆、石臼来种菖蒲,也甚雅观。爱好 金石的吴宇鸿,更是将菖蒲养在用古汉砖挖成的花盆上,这一想法来自古代金石书画家以《博古图》、《岁朝清供图》为题的绘画作品,历经千年的文字图案符号更 衬托出菖蒲的古拙和文雅。对于搞书画出身的不语斋主人来说,他的乐趣在素胎的瓷器和紫砂器上画上几笔菖蒲,写上几段妙语,菖蒲养在自己的作品里,相互辉 映,形成了内心和菖蒲之间的对话,又成了一件独一无二的艺术品。宁海古琴研究会的吴晓灿曾在一张老照片上看到,古琴大师管平湖的琴桌上也放有一盆菖蒲,被 琴声滋养的菖蒲必定不俗,所以他也向前人学习,在弹琴的时候总喜欢在琴桌前放上一盆小菖蒲,他坚信,菖蒲是听得懂琴声的。

      东坡居士在《石菖蒲赞》中,恰如其分地概括了菖蒲的品性:“其轻身延年之功,既非 昌阳之所能及。至于忍寒苦,安淡泊,与清泉白石为伍,不待泥土而生者,亦岂昌阳之所能仿佛哉?”菖蒲以它娇小的身躯,散发着强大的人文精神。宁海的水土滋 养着一片又一片的菖蒲,菖蒲的精神在某种程度上和宁海的人文精神相契合,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爱蒲人。时下,宁海喜爱菖蒲的群体如同四月的菖蒲在修剪之后不断 冒出了新芽,以他们独特的个性和品位,延续着千百年来菖蒲的文化魅力。

上一篇:如何在吸水石上快速培育出青苔
下一篇:这些常见的多肉植物是有毒的,你知道吗?